当前位置:首页 > 项目 > 项目成果

日本二战反思与美国责任

收藏 分享 2015年08月18日 17: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孟庆龙 浏览:358 次 分享: 0 次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反思历史、珍爱和平、维护战后世界秩序成为许多国家纪念活动的主旋律。然而,与德国不同,迄今为止,日本社会围绕侵略历史认识问题的争论从未休止。虽有严厉批判、深刻反省者,但百般抵赖、不思反悔者却有增无减,多数政治精英及相当数量的民众拒绝或不愿对日本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侵略在国内外造成的深重灾难进行认真反思,在历史认知方面持不负责任的态度。20世纪80年代后,日本模糊乃至否认侵略战争的言行愈演愈烈。特别是近年来,日本政治日益右倾化、挑起与邻国的领土争端、企图修改和平宪法、复活军国主义等极端行为遭到了中国、韩国、朝鲜等亚洲及其他国家的强烈反对;而战后单独占领日本、对日本战后发展具有绝对影响力的美国,在日本的战争历史反思问题上却一直不温不火,显然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和义务,结果最终也将给其自身带来伤害。

  独占政策留后患

  美国在日本投降前夕就谋划独自占领日本。1945年8月,随着40多万美军的进驻,日本完全置于美国的控制之下。战后初期,出于防范日本军国主义东山再起和反共、防共的战略目标,美国对日本采取了既打击又利用的政策方针。美国大权独揽的盟军司令部在日本实行“间接统治”,无论是日本的军事、政治、经济,还是外交、思想、文化都在美国掌控之下,而盟军司令麦克阿瑟俨然当上了“太上皇”,成为决定战后日本政体乃至日本未来命运的主宰者。进占日本之初,美国占领当局大体上还能执行中美英《波茨坦公告》的规定,推行以使日本非军事化和民主化两大原则为指导思想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主要目的是根除日本的战争潜力,确保日本不再成为美国的威胁。美国对日本的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领域推行的一系列措施,使日本军国主义势力遭到沉重打击,对于战后日本资本主义平稳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随着美国远东战略变化及其占领政策调整,美方独占日本这一行为的缺失及其影响开始显现。战后初期,日本周边国家无一能影响美国对日重建政策;日本在国际社会没有同情者,“在世界上唯一可能的朋友是美国”,因此,美国有足够的力量对日本施加影响。但美国从实用主义政策出发,在改造日本的过程中并没有使日本对发动侵略战争进行认真的、有利于地区及世界和平的反省,也没有让日本向因侵略造成严重伤害的亚洲和其他国家进行深刻反思。美国为了服务于对苏冷战和遏制中国等目的,在政治上逐渐强化了日本的保守势力,对日本旧制度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未予以彻底摧毁。如从1950年7月到1951年8月,就有9万多名军国主义分子被解除“整肃”,公民权得以恢复,为其日后重返政坛铺平了道路,因而军国主义的流毒远未肃清。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实际上开始对日实行扶植政策,更少提及日本的战争责任等问题。日本战后一直否认犯有战争罪,与美国对日占领政策关系密切。

  审判处置不彻底

  对日本战犯的东京审判并不彻底。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形式上由多国法官组成,但审判始终处在美国控制之下,驻日盟军司令麦克阿瑟被授予“对法庭判决有核准、减轻和改变但不予加重之全权”。出于自己的战略需要,美国没有认真执行盟国关于严惩战犯的决议,对日本军国主义进行彻底清算。在美国占领当局的纵容下,对发动和进行侵略战争负有重大责任的日本天皇,在1945年11月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到靖国神社参加“招魂祭”,为在侵略战争中亡命的军人招魂。美国对于中、英等国及联合国将裕仁天皇列入甲级战犯的要求不予表态,宽容和默许东京国际军事法庭不去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包括庭长韦伯在内的多数法官主张裕仁天皇不能免罪,但麦克阿瑟却决定对天皇不予起诉(实际上是杜鲁门总统的决定)。一大批战争要犯没有受到应有惩罚,甚至还得到不同程度的包庇,许多经济寡头更是逍遥法外。军人中被确定为甲级战犯的70人中只有28人受审,其余的皆被麦克阿瑟释放。美国包庇战犯最著名的例子是对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的处理。为了霸占日本进行细菌战的有关资料,美国当局将731部队部队长石井四郎及其部下一律豁免。1986年9月美国举行的国会听证会的证词即指称战时美国战俘曾做过731部队的试验品,但“日本对此长期不予承认,美国政府则隐瞒不说”,被当作试验品的美国战俘战后被送回家时被告知“要对其经历过的实验守口如瓶”。听证会后,美国军方发言人称美国没有“文件证据能确凿证明”美军战俘曾做过731部队试验品的说法,因为所有有关731部队的记录都在20世纪50年代末交还给了日本政府,美国没有保留副本。然而,前不久披露的美国解密档案再次用铁证证明了日军对美军战俘进行细菌实验的史实,却未见美国官方做出反应。1950年3月,驻日美军当局决定在刑满之前释放所有日本国内的在押战犯。在美国的控制和干扰之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战犯的审判异常宽容,其结果是,在数以千计被起诉和未被起诉的日本战犯中,有许多人不久之后即重返政界、军界、财界并担任要职,他们不仅在很大程度上维持了日本政治的连续性,而且成为日本顽固坚持其战争史观,不认错、不反省的重要势力。

  此外,放弃赔偿失去了另一个促使日本反省的机会。美国在占领日本之初曾有过通过战争赔偿最大限度地削弱日本军事潜力的想法,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美国由削弱打击转而扶持日本,赔偿政策变为逐步减少并停止,乃至放弃赔偿。最终,依照美国的意志并在其干预下,日本以特殊方式同菲律宾、韩国等解决了赔偿问题。本来,让日本像德国那样进行认真的战争赔偿绝非单纯的物质问题,更重要的是以此起到教育和惩戒的目的。美国按照自己的意志对日本赔偿问题的处理,客观上加重了日本政府及民众对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反侵略战争之混淆和模糊,也去除了使日本以侵略战争为教训进行真正、深刻反省的外力。

  躲闪姑息终无益

  对于日本战争责任问题,美国起初施加过较为积极的影响,但很快就为了一己之利,对日本歪曲、篡改历史的错误言行采取沉默、不介入,或在涉及美国利益时偶发几声的态度,对于日本政府和民众的战争反思,不再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些做法客观上助长了日本否定侵略、美化侵略战争历史的歪风与邪风。作为决定日本战后发展、又在战后国际关系中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超级大国,美国本可在日本的战争反思以及与战争受害国的双边和多边关系上发挥更加积极、正面的作用,但出于一己之私,美国实际上并无多少作为。在中国等亚洲国家极为关注的日本历史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慰安妇、战时劳工、军国主义复活等问题上,美国政府至今仍不愿全面、明确地阐明其立场,只是在涉及美国自身利益时才偶尔“提醒”、“警告”几句。不仅如此,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国把中国视为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为了对付迅速崛起的中国,美国逐步提升日本在亚太战略中的地位。近年来,为了施行遏制中国的“亚太战略再平衡”战略,美国政府虽然对日本美化侵略战争的言行偶尔不疼不痒地干咳几声,但实际上却对以安倍为代表的极力复活军国主义的极右翼保守势力,采取不予言明的松绑、姑息甚至纵容政策。

  但无论审视历史,还是着眼当前与未来,日本未对侵略战争历史进行认真、深刻的反思,美国难辞其责。

  回顾历史,日本当年偷袭珍珠港,成为美国历史上的奇耻大辱。然而,按照靖国神社的历史逻辑,日本偷袭珍珠港和侵略中国一样,都是纯属“迫不得已”,是为了从西方殖民主义者手里“解放亚洲”,仿佛战犯不是东条英机,而是罗斯福!现如今,美国在自身实力不济的情况下,为了继续维持世界霸主地位,不单在日本战争反思和历史反省问题上继续“沉默”,而且给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松绑”。美国的这种态度,不仅有愧于珍珠港事件、太平洋战争等对日作战行动中丧生的数十万美军亡灵,也有愧于阵亡美军家属及支持对日作战的广大美国民众;不仅不利于日本进行真诚的历史反思,也无益于日本与亚洲国家双边和多边关系的改善,对于美国维护其地区和全球利益的战略企图,并无多少益处。

  (作者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英美印俄五国有关中印边境问题解密档案文献整理研究(1950—1965年)”首席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